欢迎走进山东省教育招生考试院!
在线热点查询
公告栏
普通高考咨询
普通高考政策
普通高校黄页

自学考试暂行条例颁布20周年

我与女儿的“考试协议”

山东省肿瘤防治研究院 牛凤环

  2000年6月,自考招生简章登出了护理本科段开考的通知。当我得知这一消息时,非常激动,我们的护理专业终于有本科了!但是,当我决定报考时,我犹豫了……
  晚上,十岁的女儿正在写作业,我把简章递给了女儿,“妈妈如果想再参加自学考试……”望着女儿天真的小脸,我犹豫地说。
  “妈妈,还是原来那种考试吗?”
  “是的,不过,这次是本科,比上次地高一个学历。”
  “那……妈妈,我坚决支持你考试!”女儿举起了右手的小拳头,歪着头,很英雄地喊道,“妈妈,我们来订一个协议,咱俩现在要开始比赛——进行学习竞赛!看谁考得好。”说完,女儿赶紧拿出纸和笔,很郑重地、边思考边写起了《我和妈妈的考试协议》……
  望着十岁女儿胖嘟嘟的小脸,我陷入了深深地沉思,十年的艰辛自考路,女儿伴我走过……
  当我还是一个准妈妈时,我便开始了孜孜不倦的自考学习。第一次是1990年参加英语函授考试,那时交通不便,当怀着七个月身孕的我费力地赶到考试地点时,预备铃已经响过,我气喘吁吁地找到考场,推开门,满屋子考友都投来了诧异的目光。“surprise”这个词使我终生难忘。监考老师把我的考桌前移、后边的桌子后挪,才使我娘俩坐在了座位上。高度的紧张引起了婴儿的不满,阵阵宫缩使我快速答完题,不待检查,就逃出了那令人窒息的考场。这一次,由于准备充分,我竟以九十多分的高分通过了考试!我很感谢女儿的配合。
  第二年,英语四级考试又开始了,这时的女儿已不是我想控制住她的时候了,因为她已经半岁多,已会哭闹了。这半年的学习可谓惊心动魄,我是一边洗尿布一边听磁带,一边喂奶一边做作业,就这样总算坚持到了考试,为了考试与喂奶两不耽误,我把保姆和孩子带到了考场外,我在考场奋笔疾书,保姆抱着孩子在外面“遛弯”,卷子一交,就在树底下喂起了奶……
  1992年12月,高护专科自考开考,我毫不犹豫地报了名,这时两岁的女儿已经上幼儿园,我和女儿商量:你在幼儿园多挣小红花,妈妈考试多挣一百分(我把自考60分以上均称为一百分)。为了取得女儿的支持,我还郑重其事地和她拉了勾,从此开始了漫长的五年自考路。
  那时,我与丈夫两地分居,家中只有我和女儿,有时,我在桌边学得入了神,女儿玩腻了想过来撒娇,我就拿一百分和小红花来教育她:又不想让妈妈挣一百分,光你挣小红花了?那妈妈赶不上你多丢人呀。女儿此时就只好嘟着小嘴到一边玩去了。就这样,刚学会说句子的女儿最完整的问句是:妈妈又考了一百分了吗?问得我是既高兴又心酸。
  由于自身条件的限制,我不能像那些无负担的学友们那样,一次报考三门、四门,还要去听辅导,我没有那么多时间,只能一门、两门的报考,本来觉得已经对不起女儿了,所以星期天就不好意思再去听辅导了。
  没有老师的指导,自己也只能比别人多下功夫死啃了。为了便于利用零碎时间,我把要掌握和熟悉的内容写成一张张的纸条,甚至连女儿的识字卡片上也出现了“症状、体征及护理措施”,这样便于吃饭时学习,入厕时学习,上下班路上学习,甚至在教女儿识字时也抽空记一条内容,但主要还是依靠在夜晚女儿睡着后学习,常常趴在写字台上到天亮……
  有劳动就有收获,就这样,功夫不负苦心人,经过五年的漫长时间,终于学完了本应三年完成的学业,虽然是慢了点,但是当我最后以十五门功课平均70多分的成绩拿到大红的毕业证书时,我还是禁不住留下了热泪,我紧紧地抱着女儿激动地哭了……
  这五年,幼小的女儿给了我太多的鼓励和支持,其中发生的好多故事令我永生难忘:记得女儿三岁多时一次考试,由于无人照看,女儿随我到了考场,把她安顿好后,女儿还很英雄地挥了挥手:“妈妈,你去考试吧,我在这里玩。”中间,我听到了女儿的哭叫声,也听到了监考老师撵孩子的声音:“是谁家的小孩呀,别在这儿捣乱!”我不敢承认,又管不住自己的眼泪……当交完试卷奔出考场,四处已不见女儿的身影,焦急地寻找,后来在百米外地学校操场的沙坑里找到正在玩沙的女儿,这时的女儿,原本白嫩的脸上已成泥沙片片的小花脸了。还有一次,女儿患间质性肺炎两个半月,抗菌素与中草药联合作战也未能及时控制她时高时低的体温与咳嗽。考试那天,我提前把女儿送到儿童医院注射室,让在此工作的同学帮忙照看,就急匆匆地奔向考场。中午,又赶到医院陪女儿输液,下午再去考试。五年中,女儿随我吃的苦真是数也数不清,这其间,女儿最开心的时候就是考完试至报名前的一个多月,我陪女儿疯狂地玩,逛遍所有的公园,周末陪女儿尽情地撒欢……以此来弥补我对女儿的歉疚。
  专科毕业后,女儿已经上小学了,不甘落后的我又学起了许国璋电视英语。不间断的学习,丰富了自己的头脑,也给孩子树立了良好的榜样,女儿优秀的学习成绩也使我倍感欣慰,女儿的乖巧懂事也赢得了邻居的称赞,连年的“五好家庭”更使我自豪。
  更加艰辛的本科学习,使我和女儿开展了有益的学习竞赛,比学习、比进步是我们前进的最大动力。
但是,天有不测风云,当我正信心百倍备考时,今年二月份,一场灾难性的车祸使我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:脑震荡、颅骨骨折,剧烈持续的头疼正在咬噬着我已步入中年本已开始逐渐衰退的大脑……三月底,病情开始稳定的我回到了家中,女儿望着精神不振的我,突然拿出了《考试协议》:“妈妈,你的脑子没摔坏,你要振作起来,你一定能够参加考试,我还要和你比赛呢!”在女儿的鼓励下,我放下了沉重的思想包袱,停止了已经成瘾的止痛药片,又投入了紧张的学习中,三周后参加了四月份的考试,虽然只一门,但我还是以78分的成绩通过了这次考试,这更加坚定了我学下去的决心,并且,我和女儿重新修订了协议,把我的本科成绩正式定为平均分70分以上,争取拿到学位,这一次,我和女儿又郑重地勾起了小指……

山东省教育招生考试院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41457号  未经授权不得复制、转载、建立镜像
地 址:山东省济南市文化西路29号      邮 编:250011